吉狄马加是彝族诗人,国际诗歌周

图片 2
宗教文学

吉狄马加说,一个民族的文化历史传统对诗人至关重要,他的诗歌具有三个源头:整体的中华文化,彝族的诗歌传统,以及一切优秀人类文明的影响。诗歌一定要有个人经验,但必须把个人经验变成公共经验。中国作为诗歌大国,要有自己的文化话语权和世界话语权,应该积极发展国际性的诗歌盛会。

图片 1

吉狄马加是彝族诗人,他的诗却超越了民族性、地域性。在他看来,真正的诗人是所谓地域性、民族性的敌人,正是那些饱含爱国主义情愫的诗人,他们的作品不仅能唤起本国人民的喜爱,也能让别的国家和民族的读者感动。而地域性和民族性写作,会以卓越的艺术方式呈现在诗歌中,我们可以从他们的诗中,发现其所描述的山脉、河流、岩石、树木、花草以及亘古不变的太阳,都带有一种别样的色彩,这就是一个诗人不同于另一个诗人的价值所在。

游走在政坛与诗坛之间的“业余诗人”

(孤雁出群格)

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副会长汤晓清回顾了彝族文学研究三十多年来的发展历程。彝族文学形成了一种良好的文化生态。作家、诗人、批评家、出版人、教育工作者、文化部门人才济济,研究和创作成果丰硕。

诗人西川评价吉狄马加:“世界政治、文化、历史视野,在整个当代中国诗歌界都是罕见的”。面向世界成为这位彝族诗人写作中的一个重要的、与众不同的特征。

(波兰文学协会主席、欧洲诗歌与艺术荷马奖评奖委员会主席达里尤斯兹·特玛斯兹·莱贝达)

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兼鲁迅文学院院长、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长等职务的吉狄马加,虽然公务繁忙,但笔耕不辍。在做好本职工作之时,他组织了一系列的全国性和国际性的诗歌创作、研讨、采风等活动。同时,他坚持写作,不断有新作、佳作发表。

美丽的邛海之滨,上演一场场诗歌的盛会。27日上午,2016西昌邛海“丝绸之路”国际诗歌周,在位于西昌市的“凉山民族文化艺术中心金鹰大剧院”隆重开幕。来自23个国家的国际诗人与国内杰出诗人代表共近百位人士,云集大凉山。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吉狄马加主持会议。
中国作协主席、著名作家铁凝发表讲话。

到目前为止,吉狄马加的诗歌已被翻译成40多种文字、90多种不同版本。有学者对这一现象进行了关注。

“我接受有关我‘身份’的任何称谓,但我作为一个诗人的‘身份’,将穿越我生命的所有的生和全部的死。”

尤其让人不知所措,心怀不安的是,你们不远万里,竟然已经把这一如此宝贵的赠予送到了我的家门,可以说,此时此刻我就是这个世界上一个幸运的人。按照我们彝族人的习惯,在这样的时候,我本不应该站在这里,应该做的是在我的院落里为你们宰杀牲口,递上一杯杯美酒,而不是站在这里浪费诸位的时间。

一级高过一级的领导职务使吉狄马加的诗歌创作变成了“永远的业余”,如何平衡诗人与官员这两种身份?这是吉狄马加被问到最多的问题。

铁凝(右)

“吉狄马加诗歌及当代彝族作家作品研讨会”12月7日在湖北武汉中南民族大学召开。湖北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文坤斗,土家族作家、《民族文学》原主编叶梅,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副会长汤晓青,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李修文,白族诗人、原云南省文联主席、作协主席晓雪,海南大学教授李鸿然,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诗人、学者90余人参与研讨。

也正是这个时候,吉狄马加开始真正关注彝族本土文化,意识到“每一个民族都有生存和发展的权利,每一个民族的文化都是不可替代的”。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文学,更为他探究彝民族历史、神话和传说带来启示。

朋友们,这个奖项是以伟大的古希腊诗人荷马的名字命名的,
《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两部伟大的史诗,为我们所有的后来者都树立了光辉的榜样。当然,这位盲歌手留下的全部遗产,都早已成为了人类精神文化最重要的源头之一,在这里,我不想简单地把这位智者和语言世界的祭司比喻成真理的化身,而是想在这里把我对他的热爱用更朴素的语言讲出。在《伊利亚特》中,阿喀琉斯曾预言他的诗歌将会一直延续下去,永不凋零,对这样一个预言我不认为是一种宿命式的判断,其实直到今天,荷马点燃的精神火焰就从未有过熄灭。

此外,作为一个诗人,对肮脏、违背道德之事或者是卑劣的政治手段会有天生的抗拒和唾弃,从而形成一种警觉,这对政治家来说,是件好事。

镜头频作繁星闪,

李修文说,以吉狄马加为代表的许多彝族作家,从彝族的民族经验的个体生命体验进入创作,同时也以民族经验打通世界经验,以个体的生命体验打通集体体验。这充分证明了“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一美学观念,也证明了“个体的就是人类的”这一理念。

吉狄马加也如雪豹一样,以殉道者般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忠诚守卫着受现代文明威胁的文化生命力。

有人说诗歌已经在逐步边缘化,也有人说当代诗歌与大众似乎有一种隔膜,渐行渐远。吉狄马加并不认同,他认为,诗歌有没有人阅读,是不是离公众生活很远,其实在于你写的这些诗歌所表达的东西是不是大众所关注的。不可否认,诗人是在独立地写作,必须通过内心感受来反映客观世界,但诗歌一定要关注人类的命运,关注社会历史进程,只有这样,你的诗歌才能唤起更多听众的共鸣,才可能在大千世界里找到知音。同时他也表示,诗歌实际上已经在回暖,书店里设了诗歌专柜,买诗集的人多了,通过网络传播的诗歌数量也非常大,“诗歌实际正在回到公众生活中,在人类精神生活中仍然在发挥着它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创作路上,吉狄马加一直感恩艾青对自己的影响:“他对于人民与历史的深切关怀,直到现在都影响着我的诗歌创作。”

吟罢掌声震夜空。

晓雪认为,吉狄马加的诗歌实现了民族化与现代化的结合,既具有民族的特点又具有人道主义精神。李鸿然说,吉狄马加对中国和世界诗歌的贡献,应当放在广阔的时空背景中观察。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耿占春肯定了吉狄马加诗歌的治疗作用,在感受性的意义上,在情感认同的意义上,吉狄马加和族群与人类共同命运有一种深刻的认同和分担。南开大学教授罗振亚认为,吉狄马加在三个层面提供了新的个人化的心智:以“我”为主体的记忆诗学建构、丰富意象系统中的“主题语象”打造和歌唱性的复原。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敬文东指出,以吉狄马加为代表的少数族裔,背靠自己的传统,给汉语诗歌写作带来了新的资源。

长诗《我,雪豹……》中诗人借雪豹之口呐喊:“我的历史、价值体系以及独特的生活方式/是我在这个大千世界里/立足的根本所在,谁也不能代替!”

吉狄马加是中国最伟大的当代诗人之一,他的诗富有文化内涵,事实上深深植根于彝族的传统。他的诗歌创作也提升了通灵祖先的毕摩祭司所把控的远古魔幻意识。他的诗歌艺术构成一片无形的精神空间,山民们与这一空间保持持久的互动,他的诗让人心灵净化,并构建起一个人类不懈追求纯真和自我实现的伟大时代。面朝广袤美丽的自然,他的作品始终致力于表现人类命运的深度,这命运的陡坡一直通向宏大的宇宙体系和存在的基本机制。这一切借助昼夜的更替被永恒地感知;这一切化身为守夜人,躯体遭受打击,忍受疾病和痛苦,他面对风霜雪雨,承受着时间的毁灭力量。人类的意识得到如此清晰的呈现,它甚至构成一道闪亮的光束,穿透巨大的时间间隔,扫描各种形状、各类变体的空间,这对于诗歌而言十分罕见。马加能像蝴蝶翅膀轻盈煽动那般写出一首诗,他也能创作出视野宽广的全景图,这些全景图反映整个时代的精神,也反映人类在山川湖畔与鸟兽等一切生物和谐共处的自由存在特质。他诗中的每一抒情场景均成为一则部落故事之延续,似在特意宣示他的部落之荣光。诗人意识到,他的作品脱颖而出,正是为了完成他渴望的使命。他深知,他无法继续定居凉山,背着猎枪去打猎,在族人中间过着悠闲、宁静的生活。他本可围着篝火舞蹈,站在山巅远眺,可他的命运却是跻身于世界诗人之列,宣示他那偏居地球一隅的故土和人民之荣光;他本可在小茅屋里歌唱,远离寒冷的宇宙,聆听长辈和巫师讲故事,可他的工作却是一遍又一遍地重申存在的基本真理:“我是彝人!
”这是他的伟大任务,同时也是世代传诵的祈祷,借助一连串的提示和升华,这也是能反映过去、亦能再现壮丽未来的历史所发出的遥远回声。

1961年6月,吉狄马加出生在四川大凉山,那里森林密布,江河纵横。有人说:“那是一个春天永远栖息的地方。”吉狄马加则说:“如果没有大凉山和我的民族,就不会有我这个诗人。”他的大部分创作灵感都来自大凉山。

无论语言廿国同;

中南民族大学校长李金林在致辞中指出:作为民族大学,传承创新各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的其中之义,该当之责。吉狄马加的诗歌不仅展现了彝族人民丰富的精神世界,拓展了中国当代诗歌的表现空间,同时也彰显了中华民族精神。

邓友梅初读吉狄马加的诗歌一时“失神忘我”,觉得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和神韵在心中升腾”,他相信,这是只有彝人自己才能写出的诗歌。

颁奖辞

在青海的那些年里,吉狄马加为青海的文化推广做了不少事。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创立了一个具有国际影响的诗歌节——青海湖国际诗歌节。他策划和组织的青海湖国际诗歌节、金藏羚羊国际诗歌奖等诗歌活动,已产生了广泛的国际反响,成为当今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国际诗歌交流平台之一。

吉狄马加在主持开幕式的致辞中,热情地表达了对大家的欢迎,“请允许我代表这篇神奇诗意的土地、好客的人民欢迎大家来到这里。大凉山有着深厚的诗歌文化传统,是一片诗歌的圣地,名扬国内外的彝族史诗《勒俄特依》、《玛姆特依》就诞生在这里。那些浩如烟海的民间歌谣和说唱,已经让这块浸润着诗性的土地,无处不在地张扬着一种诗的创造力。在这里,不管是文字意义的表达,还是口头生活的语言,都充满诗歌的形式。诗歌是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因为诗歌,让我们的心灵如此亲近。”

2008年10月,在“当代世界文学与中国”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吉狄马加在谈及对中国诗人写作产生深刻影响的外国诗人时,列举了一长串名字,诗人伊沙对此印象非常深刻。他一直觉得自己的记忆力好,却也想不出来一个需要补充的,不禁兴奋地对与会的女诗人潇潇说:吉狄马加的发言太好了,等于是代表几代中国诗人向这些伟大的名字致敬。

图片 2

小时候,吉狄马加经常游走于大自然和城镇之间,有时盘桓于山巅、村寨,或到瓦板房下、到火塘旁,和彝人饮酒歌唱。在积淀感觉的过程中,他会突然感到心灵的震动。16岁时,他就会用诗句表达对故乡的赞美、对大自然的热爱。

七律☆2016西昌邛海“丝绸之路”国际诗歌周

“真正的诗人,在离开这个喧嚣的世界之前,我想也只有诗能给他带来片刻的宁静。诗或许就是一种从生到死的庄严仪式。诗人在写作时,灵魂和心灵都是寂寞的。我也是。”

相关链接

在青海,以诗的方式与世界对话

阿来(右)

吉狄马加曾在普希金生活过的地方进行虔诚的探访,在帕斯捷尔纳克的墓地守候了两小时;在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他专门抽时间与当时还在世的米洛拉德·帕维奇长谈了一个多小时;在智利,他来到巴勃罗·聂鲁达的墓地祭拜,听消失了的卡尔斯卡尔的印第安人族群的悲伤往事……

吉狄马加作为一位担任较高行政职务的诗人,很多人也问过他,有没有因为事务性工作和创作的冲突而感到困扰,如何调和其中的矛盾。吉狄马加坦言:“我从来没有因为担任行政职务而感到很痛苦。
”他认为,一个诗人应该有广阔的视野,不管从事哪一种工作,都是党和人民赋予的工作职责,要按照公职做好自己的工作,“同时作为一个诗人,你既要面对你的内心和灵魂,也要面对这个世界,面对你生活在其中的历史和社会,诗人必须站在道德和良心的坐标系上,来见证这个时代,书写这个时代,这是最重要的。

彝族是一个饱经磨难而又善良、顽强、有着火一样情感的民族。火把节既是这个民族盛大狂欢的节日,更是他们世俗生活的象征性仪式。吉狄马加的处女作就是发表在《四川日报》上的散文《火把的性格》。不久,《星星》诗刊推出了他的组诗。

四川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阿来,在上台发言代表作为此次国际诗歌周主办方之一的四川作家协会,对来自全世界的诗人表示欢迎。阿来在发言中梳理了,在四川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壮美的自然山川中,诞生的繁盛的诗歌传统。
尤其提到在中国新诗发展的百年历程中,四川诗人取得的成绩和做出的贡献。阿来还提到,
”四川是一个内陆省份
但在文学却呈现出开放的姿态。这里哺育了像吉狄马加这样的走向国际的诗人
。四川的诗人以及他们的作品,正在世界上产生越来越重要的影响。”

普希金是吉狄马加的启蒙者,这位俄罗斯诗人的人道主义精神和良知给了他强烈的震撼,灌溉了他的诗人梦想。而非洲裔黑人作家和非洲本土黑人作家则给予他最多的心灵共振,改变了他对文学价值的判断。

荷马奖以伟大的古希腊诗人荷马的名字命名,颁发给文学和视觉艺术领域优秀的创造者,其作品应简洁优美、具有贴近古代的范式,同时向世界发出极具个性而普遍的讯息,艺术水准和传播力量是最为重要的范畴。该奖项评选机构设在欧盟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评委包括来自美国、比利时、德国、波兰、意大利、法国、保加利亚、巴西、摩洛哥等国家的作家艺术家。

1978年,吉狄马加考入西南民族学院(现为西南民族大学)中文系。从那个时候,他开始走上诗歌创作道路。当时大学的图书馆的书很受同学的欢迎,像印度诗人泰戈尔的《飞鸟集》、《园丁集》、《吉檀迦利》等都不容易借到。那个时候又没有复印机,他就只能买一个笔记本,自己用钢笔抄书,常常是挑灯夜战。

2016西昌邛海“丝绸之路”国际诗歌周,主题:诗歌的地域性,民族性,世界性!有来自22国的诗友齐聚西昌火把广场金鹰大剧院,从6月27日早上8:30的开幕式开始,其实26号晚上已经进行了一场朗诵会!为期一周。开幕式上,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凉山彝族自治州州委书记林书成等分别致辞,中英文分段交替翻译致辞内容!

青海湖国际诗歌节的创办更证明了吉狄马加“两种身份”的互为补益。创办一个具有世界地位和国际品质的现代诗歌节一直是他的梦想。

讲到这里,朋友们,你们认为这个世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由偶然的因素构成的吗?显然不是,正如我今天接受这样一个奖项,在这里说到伟大的荷马,似乎都在从空气和阳光中接受一个来自远方的讯息和暗示,那就是通过荷马的神谕和感召,让我再一次重新注视和回望我们彝民族伟大的史诗《勒俄》
《梅葛》以及《阿细的先基》
,再一次屹立在自然和精神的高地,去接受太阳神的洗礼,再一次回到我们出发时的地方,作为一个在这片广袤的群山之上有着英雄谱系的诗人,原谅我在这里断言:因为我的民族,我的诗不会死亡!谢谢诸位!卡沙沙!

诗人和官员,前者需要感性与热烈,后者则要求理性和果敢,两者如何相融?“曾任法国共产党总书记的阿拉贡是著名现代派诗人,塞内加尔前总统桑戈尔也是第一流的诗人,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则是很优秀的剧作家……我从来没有感觉到他们从政和他们写诗有什么不协调。”对吉狄马加来说,从政是他的工作分工,是一个公共职业,而诗人则是他一生都想保持的头衔。

酌情译句代沟通;

“你的纪念碑高大巍峨——谁也无法将它毁灭/因为它的钢筋,将根植于人类精神的底座”

致谢词

“诗人最重要的是不能停下自己的笔,写诗对我而言不仅是生活方式,更是生命方式。作为一个彝族诗人,写诗是我一生必须坚持的事业。”吉狄马加说。

吉狄马加(右)

艾青诗歌中特有的苦难与爱的气质,渗透进吉狄马加的诗歌底色中,艾青诗歌主题中对光明的渴望、对历史的关切、对真理的敬仰、对自由的礼赞,也在吉狄马加的诗歌中被反复吟唱。

今天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喜出望外的日子,我相信对于我们这个数千年来就生活在这片高原的民族而言,也将会是一个喜讯,它会被传播得比风还快。感谢欧洲诗歌与艺术荷马奖评委会,你们的慷慨和大度不仅体现在对获奖者全部创作和思想的深刻把握,更重要的是你们从不拘泥于创作者的某一个局部,而是把他放在了一个民族文化和精神的坐标高度,由此不难理解,你们今天对我的选择,其实就是对我们彝民族古老、悠久、灿烂而伟大的文化传统的褒奖,是馈赠给我们这片土地上耸立的群山、奔腾的河流、翠绿的森林、无边的天空以及所有生灵的一份最美好的礼物。

身着彝族服装的吉狄马加

铁凝与彝族姑娘合影

我写诗,是因为在现代文明和古老传统的反差中,我们灵魂的阵痛是任何一个所谓文明人永远无法体会得到的。

然而最让我吃惊和感动的是,如果没有荷马神一般的说唱,那个曾经出现过的英雄时代,就不会穿越时间,哪怕它就是青铜和巨石也会被磨灭,正是因为这位神授一般的盲人,让古希腊的英雄谱系,直到现在还活在世上熠熠生辉。

提到新时期的彝族文学,总是与吉狄马加的名字紧密连在一起。运用汉语进行创作的吉狄马加,不仅是中国少数民族代表性诗人之一,擎起了彝族新时期文学的一面大旗,而且他也是一位具有世界眼光的国际性诗人。他曾言:“诗歌创作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精神活动,我想我只要活在这个世界,诗歌就是我生命的一种存在方式。”

在讲话中,铁凝高屋建瓴,从“一带一路”、“中国新诗诞生百年”等角度,高度肯定了此次国际诗歌周在四川凉山州西昌举办的重要意义,“这里诞生了很多优秀的诗人和歌手,其中包括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彝族诗人吉狄马加。他们是大小凉山中飞出的的雄鹰。
诗歌可以唤醒人们的良知
,诗歌是和平的福音,诗歌是民族的夜莺。来自世界不同地域,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诗人们,来到西昌畅谈诗歌的地域性、民族性和世界性,
具有重要的文化意义。”铁凝还提到,自己是第一次来到西昌。第一次来到邛海之滨,
“一来到这里,我就深深感受到,这里是一个有深厚文化氛围和美丽诗意的地方。”

诗人回到帐篷用两个小时写了初稿,第二天四点就起床,又用了三个小时把这首诗完成。吉狄马加最爱在黎明的时候写诗,“大概在黎明的时候所有生命都在苏醒,在那样一个时候我会听见诗歌在内心召唤,我能真切地感受到,我需要找到更好的语言,在没有瞬间遗忘的时候把它写下来。”

2016欧洲诗歌与艺术荷马奖颁奖现场

吉狄马加是一位身在传统和现代之间的诗人,一头在民族,另一头在世界。他不仅以自己的诗歌创作从凉山走向了新时期中国诗坛的前沿,而且在诗歌创作中实现了与世界的对话。

不分肤色一堂聚,

吉狄马加注重诗在国际文化交流中的独特作用。他的诗歌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文字,他多次率领中国作家代表团出访,与国际文学界对话与交流。无论是其诗歌被翻译的外语语种的数量,还是其本人在国际诗坛上的亮相频次,在中国诗人中都非常突出。

“得到这个奖当然是很高兴的事,我想这个奖虽然是授给我的,实际上是对整个中国当下诗歌创作、对中国众多诗人的一个肯定。
”颁奖仪式结束后,吉狄马加平静地告诉记者。他在国内已经出版诗文集近20种,其作品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在近30个国家和地区出版发行,深受国际诗歌界好评。厚积方能薄发,吉狄马加表示,他的诗歌来源自三个方面,一是来自彝族自身的诗歌传统,彝族本身是一个诗性民族,彝族伟大的史诗《勒俄特依》千百年来在这块土地上传诵,在彝族人的生活中和精神世界里,处处都有诗歌的存在,甚至其哲学思想、伦理道德都是通过诗歌的方式来表述的;另一方面,他的诗歌也来自于整个中华民族优秀的诗歌传统,尤其是从《诗经》
《楚辞》
,到唐诗宋词元曲,一直到中国现代诗歌,他都深受影响;第三方面,他也是一个面向世界的诗人,阅读过很多世界上很重要的诗歌作品,这些作品哺育了他,“可以说,我既是我们的民族的儿子,也是人类文明的儿子。

1982年大学毕业后,吉狄马加重返故土,怀着满腔热情进入凉山州文联工作,后来被选为州文联主席兼《凉山文学》主编。1985年,吉狄马加为这片生养他的土地唱出了《初恋的歌》,这一部诗集获得中国第三届新诗奖。他一时被文坛称为黑马级新秀。1989年,他又用彝人崇拜的三原色编织了色彩斑斓的《一个彝人的梦想》。

有序登台亲朗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