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族文学继承了本民族的诗性传统,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李修文

图片 5
宗教文学

到目前为止,吉狄马加的诗歌已被翻译成40多种文字、90多种不同版本。有学者对这一现象进行了关注。

在中国当代汉语诗歌版图中,吉狄马加的诗歌是独具特色的。尤其是新时期以来,少数民族汉语诗歌的创作话语呈现多元化的形态,吉狄马加民族志式的诗歌创作,不仅在中国当代新诗发展史上独树一帜,也在近30年来中国多民族文学发展史中堪称一个代表性的范例。

崛起的楚雄作家群

事实上,除了中国作协的《民族文学》、四川的《凉山文学》大力培养了彝族作家之外,一些在地性的期刊也在彝族文学蓬勃发展时发挥了重要作用。比如,西南民族学院的两份校园期刊《山鹰魂》和《黑土地》,分别发表当时西南民族学院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学生所创作的汉语作品和彝文作品。《山鹰魂》的创办者为阿苏越尔,其本人擅长彝族汉语抒情诗创作;《黑土地》的创办者阿库乌雾则擅长彝汉双语创作,后来成为西南民族大学彝学学院的院长,培养了大批彝族青年双语写作者。作为彝族诗歌浪潮的先驱者,诗人吉狄马加还曾为《山鹰魂》题词。另外,1985年四川省彝文学校的创立,使其成为继西南民院之外的另一彝文创作者的“营地”,其后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彝文作家,比如时长日黑、熊理博等。

铁凝说,习近平总书记所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不仅是政治、经济的构想,而且是跨时代的文化构想。在“一带一路”的文化背景下,2016年西昌邛海“丝绸之路”国际诗歌周的举办,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世界是多极的,需要多元的公平发展,而诗歌在推动不同区域、不同民族的文化交流和对话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有目共睹。诗歌的价值在全球化背景下愈加突出,诗歌已然成为诗意的纽带,不同文化背景和语言的诗人通过诗歌这一人类共同的母语,得以进行跨文化、跨语言、跨民族、跨国别的诗意交流,并由此实现相互理解。

晓雪认为,吉狄马加的诗歌实现了民族化与现代化的结合,既具有民族的特点又具有人道主义精神。李鸿然说,吉狄马加对中国和世界诗歌的贡献,应当放在广阔的时空背景中观察。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耿占春肯定了吉狄马加诗歌的治疗作用,在感受性的意义上,在情感认同的意义上,吉狄马加和族群与人类共同命运有一种深刻的认同和分担。南开大学教授罗振亚认为,吉狄马加在三个层面提供了新的个人化的心智:以“我”为主体的记忆诗学建构、丰富意象系统中的“主题语象”打造和歌唱性的复原。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敬文东指出,以吉狄马加为代表的少数族裔,背靠自己的传统,给汉语诗歌写作带来了新的资源。

在早期诗作《古老的土地》中,吉狄马加抒发了对世界性的思考:“世上不知有多少这样古老的土地/我仿佛看见成群的印第安人/在南美的草原上追逐鹿群……”紧随其后的是“黑人兄弟”“埃塞俄比亚”“顿河”和“哥萨克人”,诗人几乎涉及到了所有古老的原著民族,对种族、土地、集体经验、生存方式各种因素都做出了详细的关照。他不仅仅局限于自己的民族,而是顺着文化共通性的原则,展现了诗歌所表达的悲悯、博爱、崇高的精神,在这种诗性的建构中,显示出超越种族和国家的人文关怀。

楚雄悠久的历史文化、灿烂的民族文化将给彝州带来无穷的魅力 。

图片 1

开幕当天举行了两场主题论坛,近20位中外诗人从不同角度对“诗歌的地域性、民族性和世界性”这一话题展开热烈讨论。大家谈到,诗歌创作起源于对个人性、地域性、民族性的辨认,但优秀的诗歌作品总是不自觉地体现出对于普遍性、人类性、世界性的追求。如何在创作中平衡好两者的关系,是每一个诗人都要面对的课题。

“吉狄马加诗歌及当代彝族作家作品研讨会”12月7日在湖北武汉中南民族大学召开。湖北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文坤斗,土家族作家、《民族文学》原主编叶梅,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副会长汤晓青,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李修文,白族诗人、原云南省文联主席、作协主席晓雪,海南大学教授李鸿然,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诗人、学者90余人参与研讨。

在《守望毕摩》中,他写道:“毕摩死的时候/母语像一条路被洪水切断/所有的词,在瞬间/变得苍白无力,失去了本身的意义/曾经感动过我们的故事/被凝固成石头,沉默不语”。

每个作家有其不同的地域性,相对于楚雄作家群的大部分作家而言,余继聪的创作地域性,准确地说,是那片乡野土地,是那片养育了他的生命,并将毕生养育他精神的故乡沃野。我国是个农业大国,而我们的乡村,养育着一个民族的乡村,如今正以江河日下的速度在荒废、在消失,在与城市同化。那么当下我们的乡村行将消失殆尽的历史节点,余继聪的写作,不能不说尤其具有了庄严的历史意义,已经消失的,正在消失的,以及未来即将消失的乡村,在文本中葆有了恒久而生机勃勃的生命。在阅读中我们不难发现,作者笔下,那些被时间惯性所遮蔽了的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正重新焕发出生机,并渐渐唤醒了读者的内心。因此对于作者跋涉漫漫文学路来说,这样化繁为简的书写显然具有自我拯救的意义,因为他在让自己的文学有了确切合理的属性的同时,更重要的是让自己,也包括更多读者的身心,有了深厚而熟悉的安放,因此这样的创作显然更接近一种深邃的觉醒,并从而具有某种信仰般的维度,无疑这样的文学姿态与美学立场,在当下的文学大环境下,是值得我们为之肯定并为之深思与探究的。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在中国多民族文学的版图中,彝族文学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彝族支系繁多,地处中国西南,广泛分布于中国的云南、四川、贵州、广西等地,后被统一认定族称为“彝族”。整体来看,当代彝族文学的发展历程是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的一个较为典型的缩影,也具有着多元化、多样性的创作特征。

铁凝在致辞中代表中国作协向来自世界各地的诗人朋友们致以诚挚的问候。她说,来到西昌,来到邛海,深深感到这是一个具有特殊的文化气质的诗意之地。这里是彝族的聚居区,是彝族文化的重要策源地。这里产生了很多彝族的诗人和歌手,他们是大小凉山的雄鹰和夜莺。从这里的大山深处,走出了很多有影响力的诗人,更重要的是,彝族的伟大史诗《勒俄特依》《玛姆特依》就诞生在这里。期待诗人朋友们感受到千百年来彝族先民留下的民族文化和诗歌文化,并用自己诗意的翅膀将中国伟大的诗歌和传统文化带回各自的故乡。

吉狄马加说,一个民族的文化历史传统对诗人至关重要,他的诗歌具有三个源头:整体的中华文化,彝族的诗歌传统,以及一切优秀人类文明的影响。诗歌一定要有个人经验,但必须把个人经验变成公共经验。中国作为诗歌大国,要有自己的文化话语权和世界话语权,应该积极发展国际性的诗歌盛会。

而在后一首《土墙》中,吉狄马加写道:“远远望过去/土墙在阳光下像一种睡眠/不知为什么/在我的意识深处/常常幻化出的/都是彝人的土墙/我一直想破译/这其中的秘密”。

回顾楚雄新时期以来的文学创作,第一波文学高峰由熊望平、黄晓萍两位作家以报告文学发轫创造的。《一个生命的倒计时》,熊望平以朴实真挚的平民视角,写出了一位挂职好书记的感人事迹。作品发表后,很快被改编成电视剧播出,获得了社会广泛好评,一举荣获了“五个一工程”奖、中国电视金鹰奖短剧一等奖。《真爱长歌》两位主人公是一对夫妻。将大爱无疆的生命情操,展现得动人心魄。此书出版后,被评为当年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少数民族文学是楚雄文学创作的优势。彝族作家张永祥的散文集《情感高原》荣获全国第七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极大地激励了楚雄少数民族作家,他将遗留在这方山水的历史文化遗存拾起,用今天的眼光重新审视续写出来,以文学之笔丰饶厚重着这方沃土。在评论创作中回族评论家马旷源尤为突出。近年来他以丰富的阅读,新锐的文学视角,对我国少数民族文学的发展现状,进行着冷静的审视。对少数民族作家、作品进行着及时的表达,写下了大量的文学评论。彝族作家卡罗,以勤奋的笔耕,近年来写下了数量可观的好作品。彝族女作家段海珍,以充满个性化的女性文笔,对女性在社会中的无奈与束缚,生活激情的幻灭,进行着深层次的思考,其充满勇气的文学探索精神,证明了其具有的创作潜力。瑶族作家吴玉华,几年里连续创作了近百万字作品,证明了他扎实的创作实力和对文学痴情不懈的追求精神。在楚雄文学格局中,汉族作家的创作,始终是不容忽视的一支重要文学力量。余继聪便是异军突起佳作不断的一个代表性作家。他的《炊烟的味道》《收藏阳光》等篇什,蕴藉着红土高原特有的泥土芳香,浓郁的乡土情怀,将云南的地域文化讲述得感人至深、可亲可爱,用自己独特的文化视角透视着社会生活。其散文实至名归地荣获了当年的冰心散文奖。苏轼冰的作品情节生动,语言朴实,字里行间充溢着一股诱人的乡土气息,在淳朴的农民身上让人看到了坚韧不拔的人性。李长平以《悬挂绿汁江》这首诗阐释出了高原人的生存信念,看似无奈的生活,其实在生命中却奔涌着不朽的韧力。

在文学结集方面,这一时期最重要的选集有阿索拉毅编选的《中国当代彝族诗歌大系》,这是唯一一本结合了彝汉双语创作的选集,具有标志性的意义,并且收集了来自多省区的数百位彝族诗人的作品。纵观当代彝族文学的发展过程,不仅可以看到文学创作与族群身份之间复杂的话语关系,也可以感受到中国社会转型期以来的少数民族自我文化认同与新中国成立初期所定义的民族话语-族群认同之间的张力。考察彝族文学的发展历程,事实上也为观察中国多民族文学的发展提供了一个重要的视角。

围绕诗歌周的讨论主题,铁凝说,诗歌是地方的,又是民族的,诗歌更是世界的。每一个诗人都有自己的故乡,只有深深扎根于地方的生命血脉,不断汲取本民族文化和语言的营养,才能创造出来自于个人又超越个人的伟大诗篇。故乡和民族是诗人之根。彝族诗人自古尊重万物有灵,这在各地的自然生态遭受挑战的全球化语境下具有切实的意义。诗歌能够唤起人们的良知,唤醒人类相互信任的爱心。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可以说,诗歌是人类的文化共同体。诗人是民族的夜莺,诗人是世界的良知,诗人是文明的信使,诗人是和平的福音。正因为如此,我们可以借用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的话来说,“没有诗的未来是不值得期待的”。今后,中国作协将进一步致力于国际性的诗歌活动,进一步推动不同区域的诗人之间的文化交流,进一步发挥桥梁和纽带的作用,推动世界诗歌的多元发展、和谐共存。

中南民族大学校长李金林在致辞中指出:作为民族大学,传承创新各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的其中之义,该当之责。吉狄马加的诗歌不仅展现了彝族人民丰富的精神世界,拓展了中国当代诗歌的表现空间,同时也彰显了中华民族精神。

从这一点上来说,吉狄马加是一个真正的彝族诗人。在其早期创作中,吉狄马加将彝族的古老传说、史诗、日常习俗、地方性知识,与两个世纪以来的世界诗歌传统,通过巧妙的艺术重构方式,纳入当代中国转型期多重文化语境之中,作品呈现了彝族文学的杂糅之美。

这部作品体现出较高的审美追求和清晰的价值指向。就求真的知识层面来看,从风景到风俗,从婚丧嫁娶的仪轨,到宗教伦理的旨趣,较之一般的史志,使读者对彝族的历史文化,能得到更丰富、更形象、更情景化的感知。同时,体现了鲜明的地域和民族特色。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彝族文学进入了崭新的发展阶段,因此,在本文中,我以时间线索为主要顺序,大致将彝族文学的发展总结为三个分期,并且突破以往彝族文学研究的藩篱,试图将每个分期的彝族汉语创作和彝文创作的状况穿插进行叙述,力图展现当代彝族文学的多面性与杂糅性。

吉狄马加在主持中谈到,我们相聚在这里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诗歌依然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发挥着不可被替代的作用,诗歌仍然是这个世界不同文明、不同国度、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进行交流的最有效的方式之一。正是因为诗歌的存在和延续,我们彼此的心灵才能如此的亲近。今天,诗人朋友们来到凉山,来到西昌,将会感受到彝族人民的热情和彝族文化的诗意。作为一个诗性的山地民族,彝族人无论在文字意义上的表达,还是在口头生活中的表达,都使用的是诗歌的形式。这座美丽的城市将见证不同文化之间的诗意交流,以及这种交流所产生的巨大的积极作用。正因为不同特质文化的交流,才会使这座古老的城市充满着创造力。

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副会长汤晓清回顾了彝族文学研究三十多年来的发展历程。彝族文学形成了一种良好的文化生态。作家、诗人、批评家、出版人、教育工作者、文化部门人才济济,研究和创作成果丰硕。

5月18日晚,中国诗人吉狄马加荣获2017年度布加勒斯特城市诗歌奖。在此之前,吉狄马加也多次获得世界性的诗歌奖项,如2016年度欧洲诗歌与艺术荷马奖等。

云南省作家协会2017年把推介宣传楚雄作家群作为重点工作,在资金、项目上给予倾斜,创作上给予重点帮扶指导。中国作家协会长期关注、关心楚雄州的文学创作,给予具体的指导帮助。当然,我们也看到,楚雄文学创作也还存在一定的差距。首先,缺精品力作,缺拔尖人才。其次,原创水平低,虽有丰富的创作资源,但不能很好反映其所蕴含的巨大价值,讲不好楚雄故事。第三、对作者的培养、创作指导、保障等还有差距。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要继续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按照总书记“胸中有大义、心里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要求,进一步增强使命担当,追求艺术理想,创作出更多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优秀作品,为中国梦增添新的篇章。

对于彝族文学的总体发展而言,1980-1985年是一个相当关键的转型阶段。在这几年内,不仅有着上述期刊与文学发表的互动,在创作内容和风格方面,“十七年”文学的特征也逐渐淡出,取而代之的是对彝族自在地理空间的表述与歌唱。比如,吉狄马加继承了朦胧诗的抒情特性,将其与彝族日常生活相结合,呈现了民族志式的汉语抒情诗。他曾在《自画像》中写道:“其实我是千百年来/爱情和梦幻的儿孙/其实我是千百年来/一次没有完的婚礼/其实我是千百年来/一切背叛/一切忠诚/一切生/一切死/呵,世界,请听我回答/我——是——彝——人”(《诗刊》1985年3月)

皮鼓舞雄浑,月琴声幽雅,锅庄里的篝火在摇曳。凉山这块神秘的土地以其火热的激情欢迎诗人朋友们的到来。6月27日,由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诗刊社、四川省作协、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西昌市人民政府等单位联合主办的2016年西昌邛海“丝绸之路”国际诗歌周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开幕。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四川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甘霖,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凉山彝族自治州州委书记林书成出席并致辞。开幕式由中国作协副主席、诗歌周组委会主任吉狄马加主持。此次诗歌周的讨论主题是“诗歌的地域性、民族性和世界性”,来自23个国家和地区的100余位诗人、翻译家、评论家齐聚一堂,共同见证这一活动的盛况。

李修文说,以吉狄马加为代表的许多彝族作家,从彝族的民族经验的个体生命体验进入创作,同时也以民族经验打通世界经验,以个体的生命体验打通集体体验。这充分证明了“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一美学观念,也证明了“个体的就是人类的”这一理念。

吉狄马加曾接受过外国现代诗歌的滋养。他曾坦陈自己对于西方及拉美诗歌的学习与接受。在他的诗歌创作中,呈现了地理空间延展的特质——从彝族特定的地理空间到世界上其他民族、地域的延展。这使得他被世界诗坛所接纳,从而获得国际性的赞誉。

楚雄境内具有丰厚的旅游资源,并以古镇文化、彝族风情和冬暖夏凉的宜人气候而著称。全州拥有国家A级以上旅游景区13个,
国家级历史文化名镇1个、省级历史文化名镇4个,还有世界地质奇观——元谋土林、千古奥秘——禄丰世界恐龙谷、中国最美十大主题公园——彝人古镇等一批著名历史文化遗迹,形成了完整的旅游文化体系。

二 ,双语文学并进:彝族文学的兴盛期

图片 2开幕式图片 3启动仪式图片 4铁凝致辞图片 5铁凝与文学爱好者交流

吉狄马加一方面是新时期彝族汉语诗歌书写的先驱者和开拓者,另一方面又担当了“民族诗人”的身份。从世界文学的视域下探讨吉狄马加的汉语新诗,他的知识背景十分值得关注。

人在实际生存中会有冷硬的现实遭遇,这种遭遇有着不同的方式和不同的层面,从食色性、命运到天命轮回等等,人的种种遭际反观出人自身的处境以及对于这种处境的回应。诗歌呈现个人隐秘幽微的情感与意绪,这些个人性的幽微诗意通过语词、诗句、意象、意境乃至意蕴照亮现实,从而在不同的生命感知和艺术审美维度让人类自身的精神境遇呈现出复杂性与丰富性。

当吉狄马加充满民俗意味的抒情诗在中国当代诗坛激起了浪花,在同一年,彝族双语诗人阿库乌雾创作了一首母语诗歌《招支格阿鲁魂》。相比于古代的史诗传统而言,阿库乌雾将现代诗与彝族的民俗传统、典籍语言相结合,开启了彝文文学演进过程中的创新性。若干年后,这首彝文诗歌以极富感染力的表演性而广为人知,他不仅在国内,还在北美多次进行了朗诵表演。这些作品为彝族文学的发展注入了活力,并且影响了后来者的写作。

据了解,此次诗歌周活动为期6天,接下来诗人们还将参加第三场主题论坛,以及多场诗歌朗诵会和田野调查活动。主办方表示,要通过丰富而富有内涵的活动把此次诗歌周办好,并将之作为一个长期的国际诗歌品牌进行打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