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历史虚无主义却不是这样,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1.正确的历史观在认识和研究历史中的指导地位与作用

古典文学

   
历史就是过去,但从另外一种意义来说,历史是过去的现实,现实是将来的历史。历史犹如长河,过去、现在和未来不可分割。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一个不断创新的过程,但这种创新永远离不开特定的历史前提。正如马克思所说,“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历史构成了人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点,每一代人的生活,都建立在前一代留下的历史遗产之上。否定历史,也就否定了我们创造现实的根基。刻意否定历史,是历史虚无主义的主要表现。他们为了自己的“立场”,无视中华民族悠久文明和灿烂的文化,公然篡改中国文明起源,全盘否定中国历史文化的优秀传统。经过“重新评价”,抹杀先辈的革命史,抹杀我们民族独立斗争的历史,抹杀伟人领袖的历史功绩,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和建设史。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人形成的基本世界观、基本历史结论和国家发展道路遭到了刻意的攻击和诋毁。近年来,随着历史虚无主义者对慈禧、琦善、李鸿章、袁世凯等这样一些历史人物的翻案和“重评”,雷锋、刘胡兰、黄继光、邱少云、狼牙山五壮士,这些我们心目中的当代英雄人物也一个个遭到质疑和污毁,各种“解密”、“揭密”、“历史真相”在互联网上暗潮汹涌:雷锋日记全是造假,刘胡兰被乡亲所杀,狼牙山五壮士其实是土匪,黄继光堵枪眼不可能完成,邱少云烈火焚身不合生理……这些否定,指向的是英雄人物个人,目的却是颠覆和虚无我们民众的价值观念,摧毁我们民族的精神和脊梁。

作者简介:

历史虚无主义根源于历史观问题,也是主要作用于历史观问题的。它具体表现为“历史终结论”“告别革命论”,以及以西方发展道路、制度模式为归宿的“单线式历史观”等。历史虚无主义以唯心史观为认识根源,并通过“虚无历史”,为这些历史观提供所谓历史依据。

    第三,当代中国的复兴和崛起需要正确的历史观。

内容摘要:历史虚无主义拾取历史“碎片”的动机和目的历史虚无主义拾取历史“碎片”不是为了研究历史,而是为了达到其政治目的。历史虚无主义不是不懂得应当如何拾取历史的“碎片”,历史虚无主义的要害不是真正要进行“学术研究”,在历史研究领域建立起新的理论,进行“理论创新”,而是政治需要,所以历史虚无主义根本不在乎“历史的真实”是什么样子。在理论逻辑上,历史虚无主义以质疑和淡化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对历史研究的指导地位为突出的表现,从而否定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形态学说、阶级斗争学说,否定新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取得的成就,甚至对马克思主义进行直接攻击,指责马克思主义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作者:宋月红,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理论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历史是众多因素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有机过程,它既不是各个因素的混乱堆积,也不是各个部分的简单机械相加,而是多样性的有机统一的整体。历史中的事件、人物、制度、文化、科技、思想、环境等等,只是这个整体的组成部分,要认识某一历史现象、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必须与其相联系的各种因素结合起来综合考察,才能够科学、准确、全面、深刻。历史虚无主义却不是这样,他们惯用的手段是抓住片面和细节,随意切割历史,否定全面和整体,或是选取无关大要、无关宏旨、支离破碎的细节标榜认识了整体的历史。他们将其“研究”的出发点服从于其立场,根本不顾中华民族五千年来优秀传统文化,不顾近现代以来中国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独立、国家富强的伟大历史创造,只是截取他们所需要的“史料”,以偏概全,断章取义,孤立解读。他们宣扬的“告别革命”论,就是一种典型的切割历史的表现,他们否定中国近代以来追求变革进步的史实,赞美维护封建专制统治的保守和妥协,断言“中国在20世纪选择革命的方式,是令人叹息的百年疯狂与幼稚”等等言论,无不是这种割裂史观的真实写照。

关键词:历史虚无主义;中国;拾取历史;民族;历史发展;历史研究;否定历史;历史观;发展道路;马克思主义

3.党史国史研究必须坚持以唯物史观为指导

   
历史虚无主义拾取历史“碎片”不是为了研究历史,而是为了达到其政治目的。

  我们知道,具体的历史现象、事件、人物等,都是特定历史环境的产物,它们所构成的历史联系决定历史的独特面貌,这就意味着我们的历史认识不能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但历史虚无主义却不是这样,历史虚无主义借鉴后现代主义“解构”历史的叙事方式,先预设出符合自己意图的结论,对真实发生过的历史作出假设的判断,再将他们假设出来的“历史”视为“客观”发生的“历史”,并从中寻找其“内在联系”。在历史虚无主义者看来,历史是可以任意打扮的对象,需要装扮成什么身份,就去挑选什么。经过他们的打扮,复辟帝制、开历史倒车的袁世凯成了中国现代化的开拓者,“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的慈禧太后成了推动中国近代化的英明领袖,“我自横刀向天笑”的变法先驱谭嗣同成了“近代激进主义的开头”,民族英雄林则徐的虎门销烟成了不识时务、不负责任的蛮干。他们还以所谓的“范式转换”来曲解历史,从根本上违背近代中国的历史实际和首要的历史任务,改变近代中国所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科学结论,将中国人民的反抗斗争说成是以落后对先进,以保守对进步。他们甚至宣扬“侵略有功”,散播“中国要富强康乐,先得被殖民一百五十年”等谬论。于是,在这种历史观下,辛亥革命被断言为“纯属错误”,新民主主义革命被强加上“破坏文明进程”的罪名。

历史观是关于什么是历史、怎样对待历史的总的看法和根本观点,是对待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安身立命的历史最基本的立场和观点。然而,不同的社会发展阶段、不同的经济社会基础、不同的利益所在和不同的价值取向,就会产生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历史观。正确的历史观或一些历史观中的合理成分,都是对人类社会矛盾运动的基本法则和历史发展的普遍性和规律性的能动反映。而且,对于一个人来说,要有一个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必先有一个正确的历史观。一个人的历史观正确与否,影响甚至决定着其世界观和人生观的正确与否。正确的历史观是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的重要思想认识来源和基础,在人类的思想认识领域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和作用。

    历史虚无主义如何拾取历史“碎片”

  第一,历史虚无主义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将历史看作是可以任意打扮的对象。

历史虚无主义以“虚无历史”为基本面貌与特征,从史实、史料问题入手,在历史过程、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历史环节和历史逻辑上做文章,一方面缩小、扭曲和否定对其立场、观点不利的历史,另一方面则对那些对其立场、观点有利的所谓史实、历史碎片和历史逻辑关系加以夸大、杜撰、颠倒。历史虚无主义对待历史,不只是形式上的“装饰”,而更多的是内涵式的“改造”,因此实有“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的功效,任其蔓延下去,后果将极其严重。

   
第一,承认历史的客观性,历史研究建立在全面占有史料的基础上拾取“碎片”。

  所谓历史的“碎片”,是指历史发展过程中的个别事物、事件。历史留给我们的,往往是不完整的残迹和“碎片”。历史研究离不开这些“碎片”,历史认识就是把片断、零星的“碎片”联结起来,从而复原历史过程,从中探寻历史发展的规律,这是唯物史观的基本方法。但历史虚无主义却不是这样,他们打着“还原历史”、“重评历史”的旗号,来摘取他们主观选择的“碎片”,作为他们假设历史的依据,引导人们形成错误的历史观,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因此,如何对待历史的“碎片”,不仅是一个方法论问题,也是一个历史观问题。

1.正确的历史观在认识和研究历史中的指导地位与作用

   
历史虚无主义这样拾取历史的“碎片”,带来的结果只能是数典忘祖,最终的走向便是反历史性,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今天,历史虚无主义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逆流。

  当代中国的复兴和崛起,为我们的历史研究带来了新的视野和新的课题。今天,我们无论是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解决所面临的许多重大现实问题,都离不开从历史的角度加以审视,离不开对许多重大历史问题的认识。因此,不能正确地阐释历史,就不能科学而合理地认识现在。

“欲知大道,必先为史。”人类社会的思想发展、文明进步总是离不开认识和研究历史,而认识和研究历史又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在一定的历史观指导下,以史实、史料为基本依据而进行的一种思想认识活动。近现代以来,人类的这一思想认识活动逐渐发展成为一门学科,即史学研究或历史科学。

    历史虚无主义拾取历史“碎片”是建立在主观唯心主义的基础之上。

  历史虚无主义如何拾取历史“碎片”

2.历史虚无主义根源于历史观问题

   
列宁曾经指出:“在社会现象方面,没有哪种方法比胡乱抽出一些个别事实和玩弄实例更普遍、更站不住脚的了。挑选任何例子是毫不费劲的,但这没有任何意义,或者有纯粹消极的意义”。他还说:“如果不是从整体上、不是从联系中去掌握事实,如果事实是零碎的和随意挑出来的,那么,它们就只能是一种儿戏,或者连儿戏也不如。”(《列宁全集》第28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364页)历史虚无主义对历史的任意打扮、切割、假设和否定确实连“儿戏”都不如,但它带来的消极影响和危害却是巨大的。历史虚无主义“假设”出来的历史认识脱离了具体、客观的历史条件,他们的历史认识是对历史的虚构、篡改和臆断。他们的认识虽然以“学术研究”的面目出现,但却是将“科学的历史学”变成了“假设的历史学”,没有了学术含量和认识的价值。这种刻意打扮的“历史”,是一种先验的历史认识,正如恩格斯所说,如果它有某种历史观的话,“本质上也是实用主义的”。历史虚无主义者将这种认识称为“解放思想”和“理论创新”,其实质却是为了达到其目的的一个又一个“主意”,是他们为了维护其“立场”,实现其动机,对历史肆意曲解和践踏的手段。

  历史虚无主义拾取历史“碎片”是建立在主观唯心主义的基础之上。

对于中国近现代史和党史国史来说,革命史观与现代化史观本应是内在联系和辩证统一的。中国革命是为了争得人民当家作主,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实现中国的现代化,是中国革命推动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与前景。然而,历史虚无主义则“告别革命”,奉西方现代化为圭臬,把中国革命与现代化割裂开来并对立起来,否定中国革命史,进而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必然性。因而,在党史国史问题上,历史虚无主义既表现于如何对待党史国史的主题与主线、主流与本质问题上,诋毁新中国成立的伟大历史意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歪曲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历史进程与成就,夸大或捏造历史上的失误、挫折与错误,进而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体系与制度,丑化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又表现于如何对待具体的历史事件与人物、决策与政策问题上,从否定历史事件或人物的某个方面、某个细节,以偏概全、一叶障目地来否定这个事件或人物本身及其所代表的一段历史,从撇开历史环境条件或从抽象的概念出发,任意剪裁、肢解和臆造历史。总之,历史虚无主义的根本危害在于,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第一,历史虚无主义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将历史看作是可以任意打扮的对象。

坚持和运用正确的历史观,是处理和解决历史虚无主义问题的根本方法和途径。历史虚无主义问题实质上是一种历史观问题,反对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当然要以历史事实和史料为根据,但更为根本的是从历史观问题入手,坚持用正确的历史观来认识和研究历史、党史国史,用科学的历史理论厚植和发展正确的历史观。人类社会历史发展总是阶段性与连续性对立统一的,历史、现实与未来总是相通的,前景光明、道路曲折是人类社会一切正义事业发展的根本历史逻辑。正确的历史观,既包括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又具体表现为马克思主义历史科学的理论与方法,如人民历史主体地位论、社会基本矛盾论、对立统一论等。只有全社会敬畏历史,尊重历史,实事求是地对待历史,不忘历史、面向未来,从历史理论出发唯物地、辩证地认识和研究历史,那么历史虚无主义就会无立足之地,就会在理论上和社会生活中归于破产。

    历史唯物主义拾取历史“碎片”的正确方法

“唯物史观是吾党哲学的根据。”早在筹备建党过程中,毛泽东就曾明确指出这一点。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为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宇宙观和哲学基础,不断探索中国社会矛盾运动规律,领导人民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建立新中国,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并通过改革开放开创、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历史选择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人民选择了走社会主义道路。反对和抵制历史虚无主义,就要具体、历史地阐明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历史必然性和内在规律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