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四川蒙山茶,遥遥桑苎家风在﹐重补《茶经》又一篇

图片 1
古典文学

  “诗情森欲动﹐茶鼎煎正熟”﹐“香浮鼻观煎茶熟﹐喜动眉间炼句成”──茶助文思﹔

自爱安闲忘寂寞,天将强健报清贫。枯桐已露宁求识?敝帚当捐却自珍。桑苎家风君勿笑,它年犹得作茶神。

由于蔡襄在宋代茶史中的独特地位,使得蔡襄一如唐朝的陆羽,后世流传了很多与茶有关的趣闻轶事,试举一例,很多古代茶书中都记载了这样一则蔡襄的辨茶轶事:

  茶之功效在陆游的诗中也得到多方面的阐述。

陆游的一部《剑南诗稿》,存诗九千三百多首,他自言,“六十年间万首诗”。人们在这些诗中看到的,首先是诗人一生不忘统一,雪耻御侮,收复失地的战斗精神和报国决心:“壮心未与年惧老,死去犹能作鬼雄!”“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耿耿此心,至死不泯。石帆山下白头人,八十三回见早春。

图片 1

  陆游谙熟茶的烹饮之道﹐常常身体力行﹐以自己动手为乐事﹐因此﹐在他的诗里有许多饮茶之道。

陆游一生曾出仕福州,调任镇江,又入蜀、赴赣,辗转各地,使他得以有机会遍尝各地名茶,并裁剪熔铸入诗。“饭囊酒瓮纷纷是,谁赏蒙山紫笋香。”誉为“人间第一”的四川蒙山茶,当然不是那些“饭囊”、“酒瓮”所能赏识的;“遥想解酲须底物,隆兴第一壑源春”,要解得经宿饮酒之醒,非福建的壑源春不可;“焚香细读斜川集,候火亲烹顾渚春。”伴读苏过(苏轼之子,世称小坡)的《斜川集》,其过于有一杯浙江长兴的顾渚茶;诗人最喜欢的还是家乡绍兴的日铸茶,有诗曰:“我是江南桑苎家,汲泉闲品故园茶。”日铸茶宋时已列为贡茶,因此陆游珍爱异常,烹煮十分讲究,所谓“囊中日铸传天下,不是名泉不合尝”,“汲泉煮日铸,舌本方味永”。日铸务必烹以名泉,方能香久味永。此外,还有许多乡间民俗的茶饮,陆游在诗中多有记述,有湖北的荣萸茶:“峡人住多楚人少,土铛争饷茱萸茶”;有四川的土茗:“东来坐阅七寒暑,未尝举箸忘吾蜀。何时一饱与子同,更煎土茗浮甘菊”,还有家乡的橄榄茶:“寒泉自换草蒲水,活火闲煎橄榄茶”,等等。
 

小龙团,是宋代最负盛名的茶。而说到它就不能不提起另一位文人,同样是书法家的蔡襄,他与苏轼、黄庭坚和米芾并称“宋四家”,而这位蔡襄同时也是宋代的一大茶人,他是小龙团茶的创制者。

  “春残犹看小城花﹐雪里来尝北苑茶”──说的也是贡茶北苑茶﹔

陆游(1125~1210年),宇务观,号放翁,山阴(今浙江绍兴)人。他是南宋一位爱国大诗人,也是一位嗜茶诗人。

“踏遍江南南岸山,逢山未免更流连。独携天上小团月,来试人间第二泉。”

  “饭囊酒瓮纷纷是﹐谁赏蒙山紫笋香”──讲的是人间第一的四川蒙山紫笋茶﹔

|<< << < 1;)
2
>
>>
>>|

小龙团, 石岩白, 人间第二泉

苏东坡,欧阳修都喝什么茶

  有鉴于此﹐后人有诗云﹕“放翁九泉应笑慰﹐茶诗三百续《茶经》。”

陆游还会玩当时流行的“分茶”。这是一种技巧很高的烹茶游艺,不是寻常的品茶、别茶,也不同于斗茶。宋代把茶制成团饼,称为龙团、凤饼。冲泡时“辗茶为末,注之以汤,以筅击拂”,此时茶盏面上的汤纹水脉会幻变出各式图样来,若山水云雾,状花鸟虫鱼,类画图,如草书,有“水丹青”之称。陆游在诗中多次提到过“分茶”。《疏山东堂昼眠》诗曰:“饭饱眼欲闭,心闲身自安……吾儿解原梦,为我转云团。”诗后有一条自注;“是日约子分茶。”诗作于淳熙七年(公元1180年),那年陆游在抚州(今江西临川)任江南西路平茶盐公事。这是一个主管钱粮仓库和茶盐专卖事业的官员。陆约,是陆游的第五子,这年只十五岁。父子两人同玩分茶,颇有点闲情致致。六年之后,淳熙十三年(公元1186年)春,陆游奉宋孝宗赵所召,“骑马客京华”,从家乡山阴来到京都临安(今杭州)。那时,国家处在多事之秋,陆游一心杀敌立功,可宋孝宗却把他当作一个吟风弄月的闲适诗人。他心里感到很失望。闲居无事,徒然以写草书、玩分茶聊以自

​不独蔡襄,前文所述的苏东坡也是爱茶人。他懂茶,嗜茶,“活水还须活火烹,自临钓石取深清。大瓢贮月归春瓮,小杓分江入夜瓶”(《汲江煎茶》)你看,他不但懂得烹茶的道理,还自己选择汲水处,亲自操作。他还曾经自己种茶:“松间旅生茶,已与松俱瘦”……移栽白鹤岭,土软春雨后。弥旬得连阴,似许晚遂茂。”

  “峡人住多楚人少﹐土铛争响茱萸茶”──湖北的茱萸茶﹔

这是陆游在开禧三年(公元1207年)春作的《八十三吟》。这首七律一改其铁马横戈,壮怀激烈的气概,显得平和而宁静,充满着闲适的心情。诗人置身茶乡,只求承袭“茶神”陆羽(号桑苎)的家风,在汲泉品茗之中,度过寂寞清贫的残岁。陆游对茶一直怀有深情。他出生茶乡,当过茶官,晚年又归隐茶乡。陆游的晚年,由于政局、年龄、健康等各方面的原因,他已不可能再从事政治活动了,可对诗歌、书艺和茶一直没有离弃过。他写到茶的诗多达二百多首,为历代诗人之冠。
 

《宣和北苑贡茶录》上记载的北苑茶

  “何时一饱与子同﹐更煎土茗浮甘菊”──四川的菊花土茗﹔

陆游谙熟茶的烹饮之道。他总是以自己动手烹茶为乐事,一再在诗中自述:“归来何事添幽致,小灶灯前自煮茶”,“山童亦睡熟,汲水自煎茗”,“名泉不负吾儿意,一掬丁坑手自煎”,“雪液清甘涨井泉,自携茶灶就烹煎”……

     空花落尽酒倾缸,日上山融雪涨江。

  与一般咏赞茶事之作不同的是﹐陆游多次在诗中提到续写《茶经》的意愿﹐比如“遥遥桑苎家风在﹐重补《茶经》又一篇”﹐“汗青未绝《茶经》笔”等。陆游未有什么《茶经》续篇问世﹐但细读他的大量茶诗﹐那意韵分明就是《茶经》的续篇──叙述了天下各种名茶﹐记载了宋代特有的茶艺﹐论述了茶的功用﹐等等。

其实宋代的文人雅士们大多喜爱饮茶,欧阳修、范仲淹、李清照、黄庭坚、梅尧臣等等都留下了绚丽的茶学诗篇,今天我们只是从这宋代茶文化的大海中撷取几朵浪花与茶友们略见宋代文人与茶风貌。

  “嫩白半瓯尝日铸﹐硬黄一卷学兰亭”──此言绍兴的贡茶日铸茶﹔

如果说紫笋茶在唐代地位显赫,那么到了宋朝北苑贡茶则最为兴盛。在宋代创作出的茶书中有很多都写及北苑贡茶如黄儒的《品茶要录》、熊蕃的《宣和北苑贡茶录》、宋子安的《东溪试茶录》、赵汝砺的《北苑别录》等等。这从一个侧面体现了北苑贡茶在宋代茶文化中的地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